又一批“内鬼”现形,闹鬼伎俩及驱鬼妙招大起

这里是广告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消息,“老虎”相继倒下,苍蝇纷纷落地。反腐利剑,剑气如虹。

  正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纪委监委在”打虎拍蝇“的同时,也从未停止“捉鬼”行动。昨天的《广州日报》报道,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广东共查处170名纪检监察干部。昨日还有消息显示,今年以来贵州共处理纪检监察干部66人。

  一批批内鬼被揪出,说明纪检监察部门清理门户、严防“灯下黑”的工作大有成效。观海解局小编梳理发现,尽管“内鬼”的鬼伎俩多多,但是纪检监察部门的一个个驱魔妙招足以致胜……

  广东170 贵州66

  又一批“内鬼”现形

  昨天的《广州日报》报道,广东省纪委通报10起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在通报的案件中,有的纪检干部自恃位置特殊、人脉广,以摆平事儿为本事,大搞权钱交易;有的与老板和监督对象勾肩搭背,千方百计利用职权捞取好处;有的徇私情、当“内鬼”;有的擅自处置问题线索,帮助有问题反映的干部打探消息、说情抹案;有的越权办事,擅自扩大调查范围,甚至利用手中权力寻租;有的拉大旗作虎皮,假借组织之名,行谋私利之实。统计显示,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广东全省共查处170名纪检监察干部。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昨日发布的消息,今年以来贵州省纪委监委严防“灯下黑”,截至目前全省共处理纪检监察干部66人。

  此外,近来还有一个副厅级“内鬼”落马。据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5月5日消息,周口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高德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高德友在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先后工作13年,直到2015年调往周口市检察院工作。值得一提的是,高德友在河南省检察院原反贪局的老搭档、老领导李晋华已于数年前落马。

  五大“闹鬼”伎俩

  鬼招数之1泄密

又一批“内鬼”现形,闹鬼伎俩及驱鬼妙招大起

  内鬼刘忠,天津市纪委信访室原副主任 本文图均为观海解局微信公众号 图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在涉腐案件调查阶段,信息保密是一定要有的,但“内鬼”最爱干的事情之一就是泄密。例如,2017年6月5日,黑龙江省原纪委常委宋川被“双开”的消息登上了中纪委网站。“泄露尚未公开的纪律审查信息,私自留存纪律审查资料”等表述,在中纪委通报中首次出现。

  再比如,天津市纪委信访室原副主任刘忠作为信访干部,掌握着一些信访举报信息,而这些信息就成为他跟天津市原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进行利益交换的工具。

  鬼招数之2藏匿

  对于一些内鬼来说,除了把举报、涉案信息泄露给当事人,还很可能在收到好处后利用手中职权把线索藏匿起来、把举报压下去。例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原副主任陈方存在的问题之一就是私自留存纪律审查资料、私自扣押检举控告材料。不过,陈方之所以成为“知名内鬼”的原因并不在此,而是在于他还私藏枪支弹药。

  鬼招数之3解套

又一批“内鬼”现形,闹鬼伎俩及驱鬼妙招大起

  内鬼沈佳,内蒙古自治区纪委案件审理室原主任作为纪检监察部门的内鬼,“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最常见的权钱交易。在《打铁还需自身硬》的电视专题片里就曾披露,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明玉清就曾胆大妄为地帮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虞海燕抹平问题,将相关线索作了结处理。

  内蒙古自治区纪委案件审理室原主任沈佳身陷囹圄后也曾在电视里说:“该查的我绕开,避重就轻我查一下,走人了。那你说他能不感激你吗,但是这种感激你知我知,别人谁能知道呢?”据报道,沈佳先后收受了45个人的97次贿赂,数额达两千多万。

  还有的“内鬼”则是先收套,再解套。据《广州日报》去年8月报道,广东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原局长杜言以案谋私涉及的金额约1.5亿元,此人一遇到能插手的案件,就先是把相关涉案人置于死地,然后坐等对方焦急地上门求助,再慢慢为当事人解套,解套价码最低500万元,绝不讲价。

  鬼招数之4牵线

又一批“内鬼”现形,闹鬼伎俩及驱鬼妙招大起

  内鬼袁卫华,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

这里是广告,联系QQ8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