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纵横」刘尚希:做好知识传播,扩大财政

这里是广告

刘尚希:做好知识传播,扩大财政传播影响力

财经纵横

「财经纵横」刘尚希:做好知识传播,扩大财政


★★★★★

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毫无疑问,财政传播也是国家治理基础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传播的是理论,传播的是政策,实际上也就是传播的是知识。财政知识的传播有助于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中央与地方形成良好的互动,这是极其重要的。对于整个社会怎么样增强对政府的认同感,怎么样增强国家的凝聚力,其实也是至关重要的。所以需要建立一门财政沟通学,财政沟通里包括了财政传播。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实现有效的财政沟通,所产生的风险是全方位的,经济政策的实施就会受到很大影响,社会政策,比如改善民生就不可持续。入不敷出,迟早财政会不可持续,进而就会影响到政治的稳定、政权的稳定。

刘昆部长在财科院考察指导工作的时候特别强调,现在财政学要重写,也就是说财政理论要重构,言下之意是什么?就是当下流行的财政理论,或现有的一些财政学知识不足以来解释现实,更难以去指导当前政策的制定和改革的推进。实践是需要理论来指导的,伟大的实践需要伟大的理论。我们财政的实践实际是夯实国家治理基础的一项伟大工程。从40年这个跨度来看,国外市场经济的财政学即公共财政的理论在一定意义上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参照,为市场化基础上的财政改革提供一些指导。但是今天我们是全面深化改革了,改革的总目标是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国外的理论很难搬到我们的现实中来,所以,当前的改革与发展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去创新。作为智库,我们的财政知识传播,不能仅限于工作做法的解读,还需对政策操作执行中面临的难题甚至困境进行研究,需要上升到理论层面去思考,所以,财政传播的内容与方式同样也需要探索创新,我们要以传播学专业的方式来搞好财政传播工作。

近些年,由于财政科研宣传工作者的付出和努力,使得财政传播工作开创了新的局面,财政的认同度也在不断提升。但是还需要进一步更新观念,提高认识,完善方式。下面就做好知识传播,扩大财政传播影响力,讲几点我的意见和想法。

一、财政传播不断创新,传播影响力不断扩大,成绩显著

一是刊物的创新。《财政研究》《财政科学》现在面貌焕然一新了,大家有目共睹。刊物的创新与编辑部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创新改变了过去等稿上门、被动编稿、简单刊发、行政性征订这种带有计划体制痕迹的办刊模式。创新后最重要的是形成了读者、作者、编者之间的良性互动,现在这一模式已经基本成型。

编者是知识的“助产士”。其虽然不生产知识,但是能够帮助知识面世。这就像新生命的诞生一样,得有人助产,不然的话很可能在出生的过程中就会有问题,甚至夭折。所以,编者这个“助产士”的作用是很重要的。

作者是知识的“孕育者”和创新者。在不断的研究中其对现实的经验加以提炼,然后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形成他们的看法和见解,日积月累,经过沉淀,就会形成一些大家共同认可的财政知识。所以,知识是要通过不断的创新去形成的。

读者是知识的“转化者”。无论是搞科研,还是搞政策的制定或政策的执行,从事这些工作实际上都需要学习知识,消化知识,转化知识,从而改变观念和行为。这个过程是潜移默化的。现在《财政研究》《财政科学》无论是面向社会的学术引导,面向政府的政策观念引导,还是面向作者的科研引导,两刊的引导性作用越来越明显。

二是方式创新。办刊不能狭隘地理解为就是编刊物,办刊方式的探索也很重要。现在两刊开创了网络直播的沙龙、与高校合作举办论坛、探索期刊与新媒体融合发展,还有网络首发、微信公众号推送等等,这些都是创新,不仅是传播内容的创新,还有传播方式的创新。为什么强调刊物创新的重要性?因为创新才能有更吸引人的东西,才能有更新的知识,传播才更有影响力。再者,信息时代的传播方式必须要创新。信息社会的阅读模式发生了变化,电子阅读对传播影响力的提高带来了新的挑战。纸质阅读是否会被取代,甚至成为了研究课题。我相信不会被取代,因为电子阅读与纸质阅读感受不一样,感觉也不一样,对人的眼睛影响也不一样,所以,纸质阅读是不会消失的。虽然目前来看吸引力在下降,但是这种下降不会是长久的,回归自然的纸质阅读模式是不会被现在这种对人的健康带来影响的电子阅读所完全取代。当然,我们应在方式的创新上继续努力。
这里是广告,联系QQ888888888